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领导题词
 办事指南
·茂名市行政职权权责清单
·经管国家秘密人员的培训、任用确认
·经管国家秘密人员申请保密岗位补贴..
·涉及国家秘密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投入..
·对外经济合作提供国家秘密资料审批
·国家秘密及国家秘密载体制作、复制..
·涉密计算机、办公自动化设备定点维..
·携运国家秘密载体出境的单位和人员..
>>更多...
 下载中心
·茂名市涉密计算机、通信和办公自动..
·定点维修维护资格保密规范(试行)
·申请单位提交材料清单
·2016年杂志征订单
·茂名市涉密计算机备案(复核)表
·定密责任人备案表
·定密授权申请表及定密授权决定书
·定密工作配套文书表格样式
>>更多...
  办公电话:
  2910931、2910520
  工作邮箱:
  mmbm2910931@163.com
 
广东一中专生侵入政府人事网篡改资料获刑
时间:2010-12-23   信息来源:珠海市国家保密局  
     

一名中专毕业生却精通网络技术,一年内连续攻击广东人事网、赣州人事人才网等政府网站,通过增设链接、篡改数据库数据等方式修改政府内部信息非法牟利。

1月26日,这名“黑客”受审并接受当庭宣判。越秀区法院以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他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据了解,这是广东省首例“黑客”犯罪案。

 

作案:用木马病毒篡改数据库

 

今年25岁的朱某供述,近年来,网上非法贩卖各类文凭的业务方兴未艾,这类假文凭、假证书甚至可以在网上查找到编号。在中专毕业后,他在网上结识了经营此类业务的“教育合作公司”。该公司委托其将假数据库资料上传到网上,并付给其一条10元的报酬。

中专学过计算机的朱某通过操作其位于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出租屋的自用电脑,利用广东人事网站的漏洞,上传木马病毒程序到广东人事网进行攻击,在资格审查栏目页面新增了两个非法链接——山东三和管业有限公司网站和德通风机网站,而这两个网站事先已被控制,朱某随后将“教育合作”提供的职称名单和职称成绩分别上传入上述两个网站,提供非法查询服务,直至2009年3月12日被技术人员发现后予以阻断。

2009年3月26日,朱某又再次侵入广东人事网,以管理员身份登陆“广东省人事厅居住证管理系统”后台,通过木马病毒修改网站数据库数据,在其中添加了10多个虚假职称人员的信息资料。

而2008年至2009年间,朱某还采取上述手段,非法侵入了赣州人事人才网、赣州定南县人事劳动保障网、黄冈市人事信息网、东南大学远程教育学院教学管理平台等4家网站,总收入约为4000余元。

 

律师:侵入大学网站不算犯罪

 

昨天上午,朱某当庭认罪,但辩解称广东省人事厅网站的漏洞是“教育合作”为其提供的,并且用以攻击网站的木马也是“教育合作”传给他的,自己只不过负责操控而已。

辩护律师则认为,对被告人朱某2009年3月26日非法侵入广东人事网之外的其他指控存在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部分指控不能成立的情况,并且东南大学远程教育学院教学管理平台不属于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的犯罪对象。

 

法院:侵入大学网只作量刑参考

 

法院审理认为,东南大学远程教育学院教学管理平台确实不属于非法侵入计算机犯罪的犯罪对象“国家事务、国防事务、尖端科学技术领域”,所以,被告人的该行为只作为量刑情节考虑,并随后判定朱某多次非法侵入政府网站,情节恶劣,已构成非法侵入计算机系统罪,当庭作出判决,判处朱某有期徒刑一年零七个月。

 

朱某悔不当初:我只是想赚钱孝敬贫病父母

 

在庭审最后,这名来自山东的男孩哽咽着向法官递上了悔过书,“从进入看守所的那天起,我无时无刻不在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体弱多病的母亲得知我被抓后病得卧床不起,身患高血压的父亲为了我东奔西走,连给自己买药的钱也舍不得花。”

我本以为可以赚钱减轻这个贫寒家庭的负担,现在才知道孝敬父母也应该遵纪守法,希望法官念及自己是初犯,又是独子,有年迈的双亲要照顾,给我从轻判处,早日回归社会,重新做人。”

 

朱父:儿子被人利用才会误入歧途

 

庭外,越秀区法院允许父子交谈十分钟。朱父告诉记者,告别儿子之后,就将踏上返乡之旅。儿子最担心的还是他妈妈的身体状况。

在接受采访时,朱父表示,儿子只有中专文化,根本不能独立实施这样的高科技的犯罪,他完全是被人利用、误入歧途。如今眼睁睁看他入狱,心情十分沉重,甚至愿意代替儿子坐牢赎罪。问及他下一步的打算,朱父表示没有上诉打算,在广州一日,几百元的生活开销让他这个贫苦的农民难以承受,而如今连返乡的火车票都还没有着落。现在只希望儿子能在狱中好好改造,顺利服完刑期,一家团聚。

 

“黑客”产业链

 

违法黑客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有一个利益相关的产业链在为黑客提供发挥的空间,每一个步骤,都有固定的人群在操纵。

制病毒:在“黑客江湖”中最有地位的大佬被称为“制毒者”。他们有技术,有能力制造出黑客手中的“枪”,甚至可以为买家们“度身定制”各类病毒,正如朱某攻击时所使用的木马病毒。

揽客户:办假证的机构负责承揽客户,这里是利益的来源。

接订单:跟朱某联手的“教育合作公司”就是这样的机构,他们接受需要服务者的订单,随后购买病毒等“枪弹”提供给黑客当武器。

实施攻击:案中被攻击的各人事网本身都或多或少存在漏洞,使得他们成为任黑客宰割的“肉鸡”。

 [打印] [收藏] [关闭]
  上一篇: 力拓案一审宣判 胡士泰被判十年
  下一篇: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在线咨询 问题调查 联系我们
   茂名市国家保密局 版权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 By Maoming Baomiju © 2011
        您是第 2259942 位访问者